1. 应当公开的招标文件、资格预审文件信息未在指定媒介上公布的;
2. 在不同媒介发布的同一招标项目的资格预审公告或者招标公告的内容不一致;
3. 设定的资格、技术、商务条件与招标项目的具体特点和实际需要不相适应或者与合同履行无关;
4. 招标文件、资格预审文件所明确的潜在投标人资格条件,存在限制、排他或指定行为的;
5. 以特定行政区域或者特定行业的业绩、奖项作为加分条件或者中标条件;
6. 非法限定潜在投标人或者投标人的所有制形式或者组织形式;
7. 限定或者指定特定的专利、商标、品牌、原产地或者供应商;
8. 招标文件所明确的技术标准、评标方法、废标条件等有失公允,影响投标人中标的;
9. 对潜在投标人或者投标人采取不同的资格审查或者评标标准的;
10. 招标文件规定的投标保证金违反法律规定的;
11. 招标文件规定的履约保证金违反法律规定的;
12. 招标人编制的招标文件、资格预审文件的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违反公开、公平、公正和诚实信用原则,影响资格预审结果或者潜在投标人投标的。
1. 招标人未依法履行项目审批/核准手续而招标的;
2. 招标人不具备自行招标能力而自行组织招标的;
3. 招标人委托的招标代理机构不具备代理条件(如未取得相应代理资格证书)的;
4. 招标代理机构没有资格证书,使用涂改、出租、出借、转让的资格证书的;
5. 招标代理机构在所代理的招标项目中投标或者代理投标,或者为所代理的招标项目的投标人提供咨询的;
6. 应当公开招标或者邀请招标,招标人规避招标的;
7. 应当公开招标,在不符合邀请招标的条件下邀请招标的;
8. 招标人发售资格预审文件或者招标文件的期限不符合法律规定的;
9. 资格预审的组织、程序、结果送达不符合法律规定的;
10. 对资格预审文件的澄清修改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时间、程序的;
11. 招标过程中存在限制、排斥潜在投标人的情形的;
12. 招标人设定了最低投标限价的;
13. 招标人采用的两阶段招标流程不符合法律规定的;
14. 招标人或者招标代理机构组织的踏勘项目现场、投标准备会不符合法律规定的;
15. 招标人发售、修改和澄清招标文件的程序不符合法律规定的;
16. 招标人或者招标代理机构接收了不符合密封要求的投标文件的;
17. 招标人或者招标代理机构组织的开标不符合法律规定的;
18. 招标人或者招标代理机构人员在开标现场宣布澄清或者废标的;
19. 评标委员会人员组成不合法的;
20. 招标人或者招标代理机构未按法定程序确定评标专家的;
21. 招标人、招标代理机构或者评标委员会在评标过程中违法修改招标文件的;
22. 评标委员会暗示或者诱导投标人作出澄清、说明的;
23. 评标委员会接受投标人主动提出的澄清、说明的;
24. 评标专家应当废标而不废标,或者不应当废标而进行废标的;
25. 废标后符合重新招标条件而不招标的;
26. 招标人在评标委员会推荐的中标候选人以外确定中标人的;
27. 招标人或者招标代理机构未在规定时间内发出中标通知书的;
28. 招标人或者招标代理机构向中标候选人发出“预中标通知书”的;
29. 招标人在中标通知书发出前与中标候选人进行实质性内容的谈判的;
30. 招标人在中标通知书发出后更改实质性条件的;
31. 招标人未在规定时间内与中标人签订合同的;
32. 招标人或者招标代理机构泄露需要保密的招标信息的;
33. 招标人或者招标代理机构与投标人串通投标的;
34. 招标人、招标代理机构或者评标专家存在其他违法行为的。
1. 评标委员会确定的中标候选人或者招标人确定的中标人不符合法定条件的;
2. 中标候选人存在废标条件依然被推荐为中标候选人的;
3. 确定中标候选人的程序、依据,违反法律、法规规定的;
4. 中标候选人或者中标人弄虚作假获得中标资格的;
5. 招标人、招标代理机构或者评标专家相互串通,使投标人获得中标资格的;
6. 招标人、招标代理机构或者评标专家在确定评标结果或者定标中存在其他违法行为的。

招标投标活动性质的不同,招标投标的行政监督部门也有所不同。

各行业主管部门在各自职责分工范围内主要是对招标投标过程(包括招标、投标、开标、评标、定标)中泄露保密资料、泄露标底、串通招标、串通投标、歧视排斥投标等违法活动负责监督管理,并受理投标人和其他利害关系人的投诉。

供应商用实名向采购人提出询问和质疑时,要无条件地予以明确答复;供应商认为采购文件、采购程序和中标、成交结果使自己的权益受到损害的情况下,采购人或采购代理机构必须向供应商进行解答;采购人、采购代理机构必须及时答复供应商的询问与质疑;如供应商不满意,可以在规定期限内,向同级政府采购监督管理部门继续质疑投诉。

做好询问和质疑的处理。在《政府采购法》及相关规章制度授权情况下,如供应商询问的,应当详细说明所问内容。如是书面质疑或者书面询问,采购人或代理机构应当负责及时给予答复;如质疑阶段无法解决问题时,应采取进一步投诉的条件和时限;要尽量给供应商一个比较满面意的解答。

投诉后的处理。监管采购机构接到投诉后,要立即进行调查、取证,实事求是、不隐瞒观点地开展所被投诉采购活动的方方面面,必要时停止采购活动。如果相关采购人、采购责任人有违法乱纪情节,可请司法机关介入按司法程序严肃处理。

对怀有恶意、带目的质疑与投诉行为,在掌握确凿证据情况下,可对怀疑人、目的者采取措施,如报警、抵押金处罚等等。

采购人、采购代理机构以及监管采购部门,不要偏听偏信、言听一辞,要冷静面对质疑、询问与投诉;要严格按照《政府采购法》和采购规章制度进行应对质疑、询问,对最终的投诉(诸如:投诉救济、行政诉讼等等)要依法执行。

对裁决后的文本要及时送达供应商、当事人等。在日后的采购活动中,要建“黑名单”可查制,以便更好地吸取经验、教训。

采购人和采购机构

监督部门

一起采购投诉案引发的思考

基本案情

2008年9月,某采购中心受采购人委托,对一项办公家具采购项目进行公开招标,采购金额为600多万元。A家具公司按要求提交了投标文件,并承诺提供的所有材料均是真实有效的。10月公布的中标公告显示,A家具公司中标。中标结果公布后,采购人、采购代理机构先后接到书面质疑和电话举报,反映中标供应商有提供虚假材料谋取中标的行为。

经调查查明:中标供应商确实有提供虚假材料谋取中标的行为。

一是伪造中国名牌产品证书。当事人在招标文件中,提供了由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颁发的中国名牌产品证书。

然而,经国家质监总局法规司查证,A公司办公家具产品未列入过中国名牌产品评价目录,其提供的编号的中国名牌产品证书应为另外一家公司持有,产品为蚕丝被。二是冒用产品质量免检证书。当事人在招标文件中提供了国家质监总局颁发的产品质量免检证书。经国家质监总局产品质量监督司调查证明,A公司未获得过质检总局颁发的产品质量免检证书;其免检证书有效期已经过期;A公司产品质量免检证书应为其他公司所持有。

此外,在采购代理机构对收到的质疑和举报进行调查时,当事人仍继续作虚假陈述,并出具虚假说明:“中国名牌产品证书及产品质量免检证书均是我公司出口产品的相关证书”;在有关部门查清事实,国家权威部门出具证明后,为规避法律处罚,当事人又提出:“因工厂年底前生产任务较重,2009年春节提前放假,工期安排和交货时间无法保证,为此,郑重申请放弃该采购项目”。

A公司的行为违反了《政府采购法》第3条公平竞争、诚实信用的原则和第25条“供应商不得采取其他不正当手段谋取中标或者成交”的规定,因此,拟对当事人做出处以采购金额8‰的罚款,列入不良行为记录名单,在2年内禁止参加该地区政府采购活动的处罚。处罚依据为《政府采购法》第77条规定。

案情分析

对此案的处罚,监管部门严格依照《政府采购法》的规定,从维护政府采购市场公开、公平、公正和诚信的环境等方面综合考虑。为慎重把握,多次向上级主管部门请示,包括向财政部法律主管部门条法司、向政府采购主管部门国库司请示;多次向全国知名政府采购法律专家请教;多次召集有关当事人开会研究,广泛听取相关当事人的意见;召开行政处罚听证会。在此基础上,做出了行政处罚决定。

根据《政府采购法》第77条第1款的规定,此案可以给予“处以采购金额5‰以上10‰以下的罚款,列入不良行为记录名单,在1年至3年内禁止参加政府采购活动……”的处罚。

第一,此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法律依据充分,必须给予处罚;第二,作为政府采购监管部门,在接到投诉和举报后,必须按照法律进行调查处理,否则就是行政不作为;第三,在此案中,当事人的行为没有可以从轻从轻处罚的情节,在调查期间仍出具伪证,性质恶劣;第四,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适当考虑当前经济形势对企业的影响,企业的态度以及当地经贸局、家具协会来函说明情况,提出整改措施,加强教育管理等方面的因素,在处罚把握上采用“取中”,如给予8‰的罚款和2年的禁入。

此外,《政府采购法》第77条“1年至3年禁止参加政府采购活动”没有范围限制。考虑到处罚对企业产生的影响,在地域上作了一定的限制,规定其在管辖范围内予以处罚。

案例启示

一要依法采购。政府采购各方当事人,在采购活动中都要按照《政府采购法》规范自己的行为,共同营造公开公平公正的政府采购环境。

二要公平竞争。政府采购的结果是通过公平竞争产生的。供应商在竞争中,应当以优质的产品、优良的服务取胜。弄虚作假迟早要受到法律的惩罚。

三要诚实信用。首先是不能有侥幸心理。千万不要耍小聪明。其次是不要因小失大。处理这个案子,笔者有2点感受:可惜、痛惜。当时,企业的同志找我交流,我说了2句话:第一句是“不可思议”。一家很正规的企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不可思议,实在可惜。

这是一家在业内享有盛誉的企业,由于这个错误受到了法律的处罚。企业自己也说,这次错误犯大了。第2句话是“太岁头上动土”。本案的采购人是司法机关,通过调查手段取得了国家权威部门的证明,证据确凿。即使不是司法机关,也不应这样做。在这个案子中,没有赢家,结果令人痛惜。尤其是企业,一家企业发展到今天,取得一定的成绩,得到社会的认可不容易,却由于一念之差,受到处罚,太不值得。最后是要勇于承认错误,积极改正错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要允许别人犯错误,也要允许别人改正错误。承认错误,就有改正的机会。

四要依法妥善处理。作为政府采购监管部门,非常不愿意看到供应商违法,处罚供应商也是我们很不愿意做的事。但是,法律赋予了监管部门相应的职责,如果不处罚,就是行政不作为,就无法维护公平公正的政府采购环境,对其他当事人也不公平。

为了依法、妥善处理该投诉,我们动了很多脑筋,既要严格依法执行,也要实事求是,从方方面面综合考虑,尽可能将对各方面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据跟踪了解,这家企业的态度是积极的,并用实际行动改正了错误。对此,我们深感欣慰。